当前位置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行者 > 正文

醉美太仓南园

文/王家年

发布时间:2016-07-11 浏览次数:5334

 

 

友人相邀,我有幸南园之行,南园位于江苏太仓。南园建于明朝万历年,为当时宰相王锡爵营建,占地30余亩。主要景观有“绣雪堂”、“潭影轩”、“香涛阁”诸胜,是王宰相处理政务和种梅养菊之处,亦称“太师府”。

清初,锡爵之孙画家王时敏与叠山大师张南垣合作增拓,有二峰名“簪云”、“侍儿”,系自“弇山园”移至,乾隆时荒芜,嘉庆、道光年间重建,同治时又修,后渐破旧。目前恢复了“门楼”、“绣雪堂”、“香涛阁”、“大还阁”、“鹤梅仙馆”、“寒碧舫”、“潭影轩”和“长廊”等18处景点。

城市山林,绿叶红花,泉石清流,已超越了自我与物欲,人与自然的和谐。古人所追求的理想居住环境是人类发展的永恒课题,永恒的才是最有价值的。

门楼,重建后门楼为典型的明式风格。乃卷棚歇山顶,飞檐斗拱,甚为古补。其悬挂的匾额“南园”两字系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手笔。董其昌与王时敏乃同道好友,两人过往甚密,他对南园景色赞不绝口。大门口的两块抱鼓石仿南园旧物而制。大门两侧的漏窗,选用了书卷、画幅、棋盘、古琴等物,寓意琴、棋、书、画之意,体现了园主的艺术旨趣,给人雄壮气派的舒畅感。

进门楼内院墙上“素芬自远”四字乃明代才子文徵明手迹。地面用卵石与缸甏碎片砌成,拼成梅花型图案,这种称之为“花街铺地”的地坪,其地坪花纹往往反映出主人的文化素养与审美情趣,乃江南园林的特色。院内的一棵榉树有 200 年树龄。门楼西侧漏窗内一棵黄杨亦 200 年以上树龄,其树梢枝叉正好探出墙院,给人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感觉。

绣雪堂,南园主建筑。其匾额为明代文坛后七子领袖王世贞手笔。当年书画家董其昌、陈继儒曾于明天启七年( 1627 )来南园雅集,在绣雪堂上饮酒弹琴,绘画吟诗。董其昌还在墙壁上题了“话雨”墨宝,后刻石立碑。顺治三年,( 1647 )王时敏邀请吴梅村、白在湄等名流在此弹奏琵琶。

香涛阁又名台光阁,是一幢两层楼的亭式建筑。所谓香涛阁,通俗解之乃梅花暗香处,暗香如涛,梅花之盛,可见一斑。香涛阁建在南园最高处,居高赏梅,别有情趣。现在的香涛阁所在的土坡,完全仿明代建筑风格。此阁耸立坡上,红柱朱梁,风铃叮咚,掩映于绿树丛中。登楼,可俯视全园景色。坡下望之,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。

鸳鸯厅建于明末清初,该厅原为王时敏的次子王揆宅中的花厅。王揆为“娄东十才子之一”,此厅后归抗倭名将俞大猷后裔所有。再后成为俞姓的宅第厅堂,称求世堂。鸳鸯厅,有人以为是堂名,这是不熟悉我国古典园林建筑知识之故。其实鸳鸯厅,只是一种建筑结构而已。这是江南厅堂建筑的一种特色风格,其房梁是对称结构的,外观为一大厅,实为南北两厅相连合一,故俗称鸳鸯厅,通常厅内用屏风或地罩、纱隔将厅分为前后两部分,其梁架一面用扁作,另一面用圆作,有似两进厅、堂合并而成。这种建筑结构的好处是:南半部宜于冬春,北半部宜于夏秋。像苏州狮子林的燕誉堂、留园的林泉耆硕之馆,也属同一类建筑风格。站在鸳鸯厅内,抬头可见山墙顶端梁构处的抱梁云与山雾云,这种立体状的木刻雕花极为精细,也极为美观。

寒碧舫,其匾额系明末清初大诗人吴梅村的手迹。寒碧舫俗称“旱船”,文人雅士称其为“不系舟”或“舟而不游轩”。此乃中国古典园林的特色,属船形建筑。旱船一般临水而建,一半水中,一半岸上,上半部三面临水,如不建在水边的则称为船厅。船身为石制,船舱为木制,旱船通常分前、中、后三段。临水部分无遮无棚,便于在此赏荷赏鱼赏月,或饮酒抚琴。尾舱为两层楼建筑,中舱即便雨雪天也可赏雨赏雪,听雨听雪。

在寒碧舫登楼,既可近赏梅花远赏石,秋末还能留得残荷听雨声,别有一番雅趣古趣。特别是寒碧舫北侧临水假山处有一棵造型古朴优雅的百年古黄杨,更添寒碧舫生气与趣意。

知津桥,南园的桥主要有四座,全系石桥,却各有特色,各有风格。知津桥是南园最引人注目的一座单孔拱形石桥,远望之,如飞虹临水,亦美亦壮。桥东头一棵百年树龄的朴树更映衬得知津桥入画入诗。

井亭,建于南园西门边,靠知津桥西南两土坡间的平地上,其亭为明式石亭,高四米多,高敞古朴。石柱上的对联“手弄石上月,口吟沧浪辞。”乃杨州八怪金冬心的笔体。其青石井栏据说是元代武陵桥堍名传遐迩的沧江风月楼的旧物。据地方志载:致和塘武陵桥堍的沧江风月楼在元代时曾盛极一时,是太仓最繁华的所在,文人骚客,常聚在此楼上饮酒吟诗,留下不少优美的诗篇。元代诗人马麟在咏沧江八景的“武陵市舍”时曾有“溪头不种桃花树,商贾年年桥上多”的诗句。这青石古井既涤洗过文人雅士的笔砚,也梳洗过佳人歌女的长发,有为历史所掩没的浪漫风流故事。

井亭东侧临水处有平台一座,可赏荷赏月。更是一座雅致的钓鱼台,在这垂钓,背靠井亭,面对栽花小憩,右有香涛阁,左有知津桥,古树扶疏,碧波如洗,何等优哉游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