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与社会 · 委员论坛 > 正文

从上海10年以上国Ⅱ车2016年起外环限行谈外牌限行等交通管理措施的合理性和必要性



发布时间:2015-06-18 浏览次数:8560

 

 

作者简介:

齐斌,北京天驰洪范(上海)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。北大法律系毕业后曾在劳动部法规司工作三年,参与过《劳动法》起草。1999年起从事律师工作。2002年获华东政法学院法律硕士学位。两度赴日本研修、工作一年半。现任上海大学法律硕士研究生导师,浦东新区政协委员及新区人民政府特邀监察员,民革上海市委理论委成员,上海第十届律师代表。其关于浦东“国际人才创新实验区”的提案(与华一合写)获浦东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优秀提案。

 

2015421,上海市交通委、市环保局、市公安局交警总队联合召开新闻通气会,公布新举措,其中一项是拟从201611起在外环限行2005年前注册的国Ⅱ标准汽油车。

根据上述部门公布的信息,上海22.5万辆“国Ⅱ车”投放大致时间段应为20033月至2007年底;上海一半以上国Ⅱ车的使用时间都在10年以上。但上述车辆是否已成为“上海机动车污染物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”,具体占比多少,以及使用年限与排污是否成正比,通气会并未提供详尽、科学的统计数据。

车辆品牌五花八门,质量参差不齐,使用和保养情况也大不相同,在实行限行举措时,按车辆使用年限划界非常不妥。众所周知,2003年至2007年底,我国均实行国Ⅱ标准;为何明年起2005年前的车辆不达标要限行,2006年至2007年的就可以不限行?标准和依据何在?许多20032004年上市的豪华车(如奔驰、宝马、奥迪)和一些知名品牌车(如别克、本田、丰田、马自达)迄今车况仍非常好,这些车辆为何明年11日之后就不能进外环?欧美、日本使用十年、二十年的车辆比比皆是,为何一个乍富的发展中国家就可以如此奢侈浪费?

如果实行上述举措,强制淘汰国Ⅱ车,无异于限制乃至剥夺若干国Ⅱ车主的财产权;尽管有关部门列举了防治污染方面的法律依据,但公民合法财产权受《宪法》保护,与治污行政举措孰轻孰重,在法律上根本不是问题;换言之,公民合法财产权不可侵犯。

实际上,上海市交通委长久以来都是如此“任性”。车牌拍卖的合法性早已受到质疑(包括商务部部长助理黄海的公开批评)甚至引起行政诉讼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上海市某中级法院不可能判决上海市政府败诉。

2015611前后,上海又爆出“内鬼车牌”惊人丑闻:近10年中,原上海市某国税局两科员与黄牛勾结,骗取私车额度,致使5000张“内鬼车牌”汽车上街,非法获取利益高达2.2亿元,严重挑战了限(外)牌、拍(沪)牌的公平性;报道一针见血地指出:不成熟、不彻底的拍牌制度酝酿了巨大的腐败寻租空间;围绕“史上最贵铁皮”,市场失灵、管制失灵;更蹊跷的是,上海相关部门在处理该起“内鬼车牌”案时,并未主动披露案情,直到此案审判阶段才由旁听的媒体记者曝光,上海有关方面亦未公开追究相关官员的监管责任;对5000张“内鬼车牌”是否依法予以撤销,也没有一个明确说法;“内鬼车牌”挑战了限(外)牌的公平底线,应进行全面调查问责。 总之,上海车牌拍卖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黑幕和利益链,明眼人可隐约感知;越晚追查,有关部门就越被动,社会危害就越大!

前不久,在“2015上海民生访谈”中,上海市交通委负责人在谈及外牌限行新政时表示,“3个月后交通主管部门将对限行新政的实施情况再作评价,如效果不佳,可能还将加大限行力度。”“出台新政,是为了缓解上海中心城的交通情况。”但,既然“效果不佳”,说明限行与否不是影响交通情况的根本原因,凭什么还要“加大限行力度”?该负责人还说,“公交优先将是解决上海交通问题的唯一出路”,既然如此,为何还要搞限行?

因此,本人郑重呼吁:

一、“10年以上国Ⅱ车外环限行”政策应慎行;

二、如果实行新的与排放有关的限行政策,应完全以排放标准划界,不应以车辆使用年限划界;

三、无论实行何种限行政策,事先必须召开由交通、环保、汽车和法律专家以及市民代表参加的听证会,进行充分论证,合理决策;

四、对由于限行新政受到影响的私家车主,应制定合理的补偿或补贴方案,买车不是罪,车辆使用10年以上更是美德,不能反受其害;

五、建议上海市交通委尊重上海市民大量使用外牌车的现实,在推出外牌限行等新政时三思而后行,须知此举并非仅仅“限外”,而是同时限制了成千上万新老上海人及其家庭;

六、建议上海市政府责成有关部门或成立专门小组(总之不应让交通委自查)对车牌拍卖制度和具体操作方式重新论证,对涉牌案件和拍牌内幕深入调查,严肃处理所有违法人员直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,并将调查和处理结果公之于众。

有必要声明,笔者家有沪牌次新车,为外牌车主和老旧车车主呼吁,主要是出于法律人的良知和理性。